䒝淆

走向末日的边缘

挣扎

我没有毁了你18年的人生,可你却扼杀了我的人生。

既带我来如何又不解我惑



努力了又怎么样 结果才是全部

去年这个的时候我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坐在大巴遥望你的星河远去,红光火灼我真的爱你好想回到你的国度回到属于我们的地方

瞎几把乱写

(一)

灯红酒绿的bar里映照着各色的男男女女,潮热的气息挑动着人的神经。
主唱是这里的驻唱歌手,曾经也做过小火一时的乐队主唱,可鲜为人知的是他也弹得一手极好的贝斯。
“你弹得很好,来我们乐队试试?”当时大学乐队里的成员小唱在音乐室里面一听就把主唱给挖走了。
“魔王,魔王!花爷这个混蛋走了也不讲一声!你看这个新贝斯我寻了好久!”主唱应声看去,却只见连体黑色兜帽衣实实在在把阴影处人的脸遮住了,而他头也不抬只在研究新曲。
“哎呦喂,你刚才在音乐室里面弹得我还没听完整!”主唱倒也不在意随手拿起了旁边的贝斯